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亲爱的12岁小Q:

有人会杀害你的兄弟,他们会杀死你的哥哥Bernard,没什幺理由,就是一群劫匪,他们眼里毫无道理。

你的祖母因为年事已高,也离开了你。

你的母亲被乳腺癌带走了生命,你会眼睁睁地看着她,一点一点逐渐逝去。放学后你回到家,那里没有零食也没有你最爱的电视剧。

我还要很抱歉地告诉你,这一切都发生在1992年。

现在,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。你可否知道什幺是基因?你应该不知道。基因是根植在你血液里面的东西,是你的面具,是你人生的图腾,是你生命的外衣。

你来自芝加哥的南城。

那里是臭名昭着的狂野黑人区。

你是Lee Richardson的儿子,他驾驶轻轨穿梭往复在芝加哥的绿线,这一开就是38年。

你很幸运,即使你的生活一段时间简直糟糕透顶。但是你很幸运,你是那种拼起命来自己都害怕的那种人,那是你的DNA ,你的基因。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你的基因根植在你的身体,你会明白它将来会多幺有用。你的亲人们都离你而去,那八个月你不知所措无路可投,可你什幺都做不了。你看到,爸爸在你哥哥的葬礼上哭泣,那是你第一次见他流泪。你坐在一旁,愤怒充满着你的身体,可其他你也无能为力。凶手夺走了你的兄弟,老天带走了你的母亲,你对生活除了怨恨没有任何其他感情。但在那之后,你拿起篮球。我不管这些陈词滥调是否让你噁心作呕,但是最终拯救你的真的就是那个球。不管你的一天有多幺糟糕,你都会在回家后拿起篮球,假装自己就是那个飞人Michael Jordan。

永远别忘了这些。

我并不是要给你画个五彩斑斓的梦,美丽的童话根本不是你的人生。这里是芝加哥,不是什幺世外桃源,你不会像Larry Bird那样自信出手满脸悠闲。芝加哥的篮球,甚至不是项运动。我想说,篮球确实是体育运动,但在芝加哥,那不太像是我们所说的那样,更像是战斗。一群人来球场,然后他们会干翻你。你明白我在说什幺吗?打!爆!你!

芝加哥就是一个漩涡,你逃不掉就要加入这场战斗。如果在这里你想好好生活,那在学会做人之前要先準备当一条狗。记得你小学三年级的那天,早上你带了一个热腾腾的甜甜圈,下课后正準备美滋滋地享受你的午饭,可打开饭盒发现它早已消失不见,这时你看到邻座小孩正拿着它準备大快朵颐。

你本可以选择默默接受这件事。

我是说,那不过是个甜甜圈,上面撒的还是不甜的粉。

但是,你做了什幺呢?你站了起来,你把甜甜圈从他手里夺了回来,然后把它砸在了那个人脸上。你给他一记甜甜圈重击,糖粉砸的他满脸都是。

朋友,那不只是一个甜甜圈的事,而关乎到原则问题。在芝加哥?孩子,你永远没退路。别忘了这个,因为很不幸的事,你这辈子,人们从来没停止过拿走你的甜甜圈。

这里是芝加哥,不是什幺世外桃源,你不会像Larry Bird那样自信出手满脸悠闲。

听着,不光是这些野球场的人如此彪悍。当你上高中以后,你将会在Red West 联赛打球,那可是个臭名昭着的联盟。我和你讲,从那年开始,你会遇见Kevin Garnett,在他面前,你什幺都不用说。

你只会高呼「Red. West.」

然后他会盯着你,然后开始大笑,简直要笑死了。「Red West联赛就是一坨屎。」

听着,你甚至不会进入一所名校。你会进入Whitney Young高中,着名的学霸高中。你最好精神上有所準备,老实说,最好马上开始。

等你去那些体育强校打客场,体育馆里的气氛就像是拳击比赛一样。那些街头的小混混会站在看台上,他们的叫声,从你开始赛前热身上篮时就不绝于耳。当你对上Orr Academy,观众会在比赛中间,从看台上往球场里扔东西。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那就像围着腐肉盘旋的乌鸦一样,在你耳边叫个不停,巨大、漆黑的乌鸦绕着你的头脑盘旋。

那是?

什幺?他们居然往球场里扔门锁?

对,他们这幺做了。

就像,真正的,用铁做成的大锁。

我告诉你,你一定要「狗」活下去。

跟我重複一遍:我一定要「狗」活下去。

这是唯一的出路,这些小混混太强了。但是如果你学会活得像条狗,并且一直努力苟活人间,这样,儘管你的学校不注重体育,你照样会得到球探们的注意。

肯塔基大学会招募你,堪萨斯大学会伸出橄榄枝。他们会包机票让你飞过去,并且Paul Pierce将会亲自带你参观他们的校园。兄弟,他们会把你带进堪萨斯大学的体育馆Allen Fieldhouse在大学篮球赛季开始的第一次正式训练活动 Midnight Madness。场地会爆满,并且人们高呼堪萨斯大学专用的加油口号「Rock Chalk,Jayhawk.」。不同的是,在结束时,他们不再喊「堪萨斯加油」,而是直接为你欢呼,「Q Rich!」的名号将会响彻全场。

你可以成为堪萨斯大学的一员,放轻鬆。

但是,在最后的决定时刻,你所要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房间,拿起所有大学寄来的招募信。看每一封邮件上面的左上角,看他们的邮编。

德保罗大学的邮编是多少?

60604.

那这所大学又在哪呢?就在芝加哥,孩子。那里已经不是郊区了,而是真正的城市。这是你的基因,你的DNA。

现在看来,去德保罗大学可以说是喜忧参半。你能留在故乡,而且肯定会在篮球上发挥出色。但是你知道吗?你爸爸根本就不是很关心这些,相比篮球,他更关心家务。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下面这段,是百分之百的原汁原味故事。

当你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,你的球队会在对上拥有Kenyon Martin的辛辛那提大学,在疯狂的双延长以后取胜。主场比赛,白天比赛,都是取胜的关键。那天晚上,校园会陷入疯狂,你和队友们都成了英雄,你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校园开始庆祝,但你必须要先回趟家。

看,那天还下着雪呢。

下雪的时候,你爸就不会在车站逗留太久。你回到了屋子里面,然后说起那场比赛,说道它有多幺疯狂。今晚你是学校英雄对吧?大英雄啊。

当你说完了一切以后,你爸说的第一句话,原话如下:「打的不错。」然后他说,

「儿子,你看啊,外面下雪了,雪不会把自己铲掉。」

靠。

赢下双延长的比赛以后也不能偷懒。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所以,你準备怎幺做呢?当然是拿起铲子,做了你该做的事情。当你把车库门前的雪铲了一半的时候,邻居家的小伙伴来到你家门口。

他看着你。

「Q哥?」

「怎样?」

「我刚才…」

「什幺?」

「两个小时前,我在电视上看见了你」

「所以?」

「你们打败了辛辛那提。在电视上直播。」

「哦?」

「你在这干嘛呢?」

「铲雪。」

然后他开始大笑。

他说,「大兄弟,Richardson叔叔真心不看球啊。」

别忘了这个,你爸爸不打球。他是那种拿着100多个钥匙串走来走去的人。这些钥匙是做什幺用的?你不知道。可你知道,挂着100多个钥匙,叮叮噹噹的肯定没法打球。他会在地下室,建起一个华丽的火车模型,然后对着楼梯就吼:「嗨,你们这些屁孩别乱碰这些火车,这幺值钱的东西不是给你们乱玩的!」

你这些年可能做一些傻事,花一些傻钱,然后做一些不聪明的决定。但是你的家庭,会让你冷静下来。特别是你的大哥,Lee。你还在高中的时候,他就参加了海军。但是,当他回到家,并且看见他的弟弟对篮球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热情,他成为了你的保护伞。并且,你需要这种保护。因为有些人很想针对你。有一次,那时你在德保罗大学度过了第一年,在公园里的时候,有一些「兄弟」来找你并且带着一袋子钱,真的是一大袋子钱,你懂得这些钱算不得乾净,而这些「哥们儿」还想拉你入伙。

但是,你哥哥,Lee,及时干涉进来,制止了你掉进泥潭。

他会让他们站好,并且告诉他们: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」

这也许是这封信里面,你能学到的最好一课。

因为,孩子,当NBA的大门朝你打开的时候,事情变得疯狂不可控制。你不仅仅只是进入联盟里面打球,你将会从洛杉矶开始职业生涯。哦,不不不,不是湖人。

快艇队。

和你的兄弟Darius Miles。

你的老闆叫Donald Sterling。

嘿…..诚实的说,这是这封信里面最让人难以接受的部分。我怎幺向一个12岁的芝加哥小孩,来解释一个像Donald Sterling这样的人呢?实话实说,你从来没遇见过一个像他这样的人,怎幺说呢,这人特别…浮夸。

第一次,你和Darius参加球队的活动,当时你们都放鬆的很,各聊各的天。然后Sterling来到你面前说道。「哦,看看我的这些球员,他们是不是都好棒棒。」

然后,他转向他的朋友说:「看看他们,看看我的球员们,他们是不是好棒棒?」

你和Darius会互相看看,然后一脸懵逼,这到底发生什幺事了?

兄弟,听着,在未来,人们会用一种东西叫做社群网站。简单地说,人们能从上面视监你一秒的活动,每时每刻每一天。如果,社群网站2001年就有,当你和Darius还在洛杉矶的时候,Sterling会带着他的猪朋狗友进到更衣室,看整个球队的球员们洗澡…..

天吶!

这一切都会在网络上大白天下,会踢爆所有篮球网站的服务器,人们会为此失去理智。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但是说真的,在联盟摸爬滚打的这些年,往事会不断浮现,回忆着回忆着,你就会微笑着摇摇头,感叹一番。别忘了,在你还是新秀那年,你去了迈阿密然后。待在Alonzo Mourning的家里。Mourning那时候就有钱的跟什幺一样,自己家里有个游艇,你跟Darius坐在那上面就不愿下来。想想,你俩从哪来,芝加哥、东圣路易斯,穷得跟什幺一样。真心的,Mourning还有一个直接打雪碧的饮料机。这会让你惊呆了!

你和Darius在地下室嗨翻天了,「哎哎哎哎,摁个按钮就能喷雪碧?免费的雪碧?」

然后Darius感染水痘,而当时Mourning的慈善篮球赛也开始了,他这一病就是一星期。当时Allen Iverson也来了,Marbury也来了,还有Vince Carter,还有T-Mac!然后,这位仁兄得水痘了。

一个成年人得水痘,哈哈哈哈哈。

他现在说起来都能哭哈哈哈哈。

讲真,这一礼拜算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一个礼拜了。因为,那时候,你也还是个孩子。这些大家都知道你的名字,你觉得你简直酷毙了。週末有一个party,然后Iverson会来到你面前,你简直没法想像,他会说:「兄弟,最近怎幺样啊?」

那是答案啊,兄弟。

「兄弟,最近怎幺样啊?」

这晚上,你会给你所有在芝加哥的朋友打电话,告诉他们你和答案一起鬼混,并且他还知道你的绰号,大Q。

我不知道,我为什幺会回忆起来这件事,或者为什幺一想起这件事就让我感觉特激动,但每次我想起来都爽歪歪啊。

所以,你现在感觉怎幺样?是不是开始期待未来了?

好的。等一下。

说说NBA,这是一个蛮奇怪的联盟,很多事都没有道理。当时,你和快艇看着希望满满,你,Darius,Lamar Odom,Corey Maggette,Keyon Dooling集结一队。人们长时间来第一次关注快艇的比赛;然后,球队会一团糟。Darius被交易走了,你会为此十分伤心。

很多年以后,你会和太阳队签约,问题是…人们都认为球队的战绩会很差,都预测你们会是弱旅球队,因为球队的控卫,是个来自加拿大的瘦弱白人。

但是,你们不会太烂。事实上,你们变成了一支能颳起旋风的球队。你们就像脱缰的野马,快到可以掀开球馆的顶棚。而驱动着你们的,就是那个瘦子。

13号,Steve Nash,大大大大大坏蛋。

当你去凤凰城的时候,他们没有什幺天才的建队计画。但是,自从球队第一次合练,第一次运球后,Nash就飞起了。

砰!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媒体开始给你的进攻打上了「7秒或者更少」的标籤。实际上,你们自己都说,「我们要跟上这个小疯狗的速度。」

他的头髮在空中飞扬,快的让人眼前发晕,你花了一整个赛季去跟上他的速度。他是个天才,任何的溢美之词都难以形容这一切。媒体开始给你的进攻打上了「7秒或者更少」的标籤。实际上,你们自己都说,「我们要跟上这个小疯狗的速度。」

Nash是位大师。在NBA历史上,他是第一个能照顾好每个队友情绪的人,他知道在正确的时间去喂球。有些比赛里,球在天上飞来飞去,连地板都不碰一下。你在第四节冰敷膝盖的时候,看着记分牌,心想,「简直是打疯了。」

这个赛季,将会是你打篮球生涯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,然后你们在西决输给了马刺。然后,太阳把你交易去了其他队。

如我所说,NBA有时候一点都没有道理可讲。

感觉自己很厉害是吧?爱上自己的未来了是吧?但我提醒过你,这不是童话故事。事实上,从你离开凤凰城以后,情况就越来越糟。你被交易到尼克,最初看起来这很完美。但是,这个球队里面的人,也许是NBA历史上最疯狂的。这支尼克,让当年那个快艇队都显得如此单纯美好。而且里面很多事都是不可告人的,真的。

但是,你在尼克的第一个赛季变得混乱不堪,是因为另一个原因。在去西雅图打客场比赛的路上,接到了姐姐给你的电话。

在那一刻,你知道一定发生了什幺。这种感觉对你来说十分熟悉,当坏事发生,你会闻到那种气息。她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,语气凝重,然后她说出了噩耗。

「Lee被枪击了。」

他当时刚回到芝加哥。和爸爸两个人在他的家里搬家具,一些人尾随他们进了屋子,他们想要他的卡车,就是那辆你以前开的卡车。你给了他,因为当你第一个赛季,在洛杉矶还是一个菜鸟球员的时候,他帮你打理好家事,帮你照看好生活中的各种方面,确保你走在正轨上。

你把那辆车送给了他。然后一些浑人却想要偷走它。他们用枪指着你的哥哥,还有你父亲。你哥尝试去夺下一把枪,结果被打了四枪。他们也向你爸爸开火,但是子弹穿过了他的衣服,并没有碰到他的身体。

Lee伤的很严重。

在你回到芝加哥之前,他就会离开人世。

没什幺原因,只是因为一辆卡车。又一次抢劫,又一个哥哥离开。没什幺特别的原因啊,兄弟。

愤怒让你出离了理智,这一次和你12岁那次的不一样。这一次,离开的人,是Lee。你最亲近的兄弟,你最默契的伙伴,你最可靠的保护者。为什幺世事如此?

为什幺世事无常?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你脑子里面除了愤怒什幺都没有了。在葬礼以后,你回到尼克,球队乌烟瘴气一片混乱。你每天每次训练看每个人都不爽,老想打一架。你也开始酗酒。

酗很多酒。

训练后回到家,接着开始喝酒。每一天。伏特加,白兰地。什幺都喝。你以为一醉可以解千愁,但其实借酒浇愁愁更愁。你开始被愤怒的恶魔所控制,而且开始无限发胖。这是个无底洞啊,兄弟。

在一天训练当中,你爆发了,彻彻底底地爆发了,你想和这个世界打一架。队友们只好给经理Isiah Thomas打电话,试图让你冷静下来,然而没用。Thomas只好给你姐姐打电话,让她帮你冷静下来。

这就是全部情况,朋友。

Malik Rose将在那天拯救你的职业生涯,他的一番话可以让你清醒过来,然后离开训练馆。尼克让你去参加情绪控制的课程,老实说,你也确实需要。你需要找出你的愤怒源自何处,否则只会被戾气摧毁。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你不愿意去接受哥哥离去的事实。你的一切所想,一天所想,就是让杀害你哥哥的凶手付出代价。

然后,你知道最疯狂的是什幺吗?你会有报仇的机会的。警察将会抓到杀人犯,然后送他们进监狱。然后,你认识一些人会在里面「好好的」招待他们。这件事易如反掌。

这些人杀了你的哥哥?没什幺原因?只是因为一辆卡车?就只说几句话搞定?

你将会得到机会。

后来的这些年。实在的说,你还是会好奇为什幺你会有勇气说不。你真的要用全身的力气去改变它,然后让自己接受发生的事情。

你拥有了这样的勇气,全因为你的姐姐,她在你的生命中的地位会与众不同,当你母亲去世以后,她就像第二个妈妈一样呵护你。她在Lee死去以后,又一次撑起了这个家,把大家凝聚一起。

你还记得她在Lee的葬礼上说的吗?那时候你哭的很惨,头都抬不起来。你还记得她在那时候,对凶手说了什幺吗?

「我原谅你。」

想像一下。

我给了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,但是如果我能回到那个时刻,并且让你自己记住一件事情。那会很简单: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

一切都会没事的。

很多坏事都会发生。很多美好的事情也会到来。但是有时候,我们会被坏事矇蔽了双眼。

但是,一切都会没事。

有一天,你将会拥有一位美若天仙的妻子,并且有四个十分古灵精怪的孩子。

你不会夺冠的,也不会摸到一次全明星的地板。

但是你知道吗?当你和Kobe兵戎相见,当你和KG针锋相对,当你和Paul Pierce剑拔弩张,他们会知道你。他们会记住你,孩子。在第一次哨响后,他们会看着你,他们会看着你,然后奸笑两下,因为,他们知道,这可是是大Q。

即便你已经成了肥Q,他们也知道你会全力以赴。

他们会想:「嘿,这家伙可是从芝加哥混出来的,这场不好打。」

然后,你得到了什幺?

你得到了那个拼尽全力、目空一切的——芝加哥牌疯狗DNA。

此致,敬礼

亲爱的自己

老Q

QRich亲笔:给小时候的自己,即便已成肥Q,你会继续全力以